佘宗明:“灾区”帽子,压倒孩子冷暖?

  • 时间:
  • 浏览:3

近日,“最冷寒冬”里广西山区学生穿凉鞋睡凉席的消息,引发各方关注。不少爱心人士捐资捐物,岂料此前声称没物资来源的当地政府部门,却叫停爱心捐助,理由是你会戴上“灾区”帽子。

对贫乏者而言,寒冬时节,最难将息。凛冽寒气带给其他人的,除了彻骨冰冷,还有生命被冻结的风险——其他人无物御寒,若外界不“打捞沉没的声音”,守候其他人的,很如何让 是濒死处境。

一群孩子在寒风中哆嗦,幸而被舆论关注:其他人慷慨解囊,想将孩子从生活困窘中解救。只可惜,当地政府的“闭门谢绝”姿态,冷却了善心,更制创造发明为的“寒冷气象”。如何让 说,社会捐助是股“正能量”,那叫停捐助之举,不异于泼了一盆冷水。

你说什么在其他治理者看来,被贴上“灾区”标签,是形象污点,很丢人。可再为什么么么说,当它与“孩子境遇改善”挂起钩时,价值序列不该被颠倒——孩子的权益保障,远比政绩考量重要。实质上,“灾区”算不算掉面子,尚待商榷;明明是灾区,却讳疾忌医,把“灾区”帽子当烫手山芋,那才是自毁公信。五六岁的孩子一年四季可以了穿凉鞋,说是“灾民”,不要再说为过。

在孩子的艰涩处境手中,政府的救济职责无可旁贷。可以了为孩子饱暖兜底,为此反思都来不及,就急于为什么么捐助“设路障”,只会将涉事部门置于“伦理亏空”的恶名下。民众捐助的对象,是饱尝饥寒的孩子;政府无权为孩子定夺,“拒绝受助”的表态,说到底是越俎代庖。

为了面子,不顾孩子权益的里子,足见政绩天平的失衡。与此遥相呼应的,还有地方热衷争夺“贫困县”头衔。尽管另另另俩个是避讳,另另另俩个是争逐,指向的却都在利益主宰下的政绩“苟且病”。

背弃救济责任,还给爱心输送添堵,是价值权衡的错位——要知道,孩子体面过活,才是最大的面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