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濂:正当性与证成性:道德评价国家的两条进路?

  • 时间:
  • 浏览:2

  (本文系作者博士论文第二章内容,初稿原来发表于《年度学术504》,后经作者修改。)

  正当性或许是政治哲学领域中最为根本一起去也是含义最为混乱的概念之一。

  说它根本,原因分析分析着通常认为正当性追问的是权力的道德基础,即“是哪些地方使得权力原因分析分析着武力成为道德上对的?”说它混乱,原因分析分析着不仅在人学是、社会学中发生不之类型的正当性,而且 政治哲学史中对于“何为正当性”这个问提也从来没有标准答案,进一步的,在概念层面上正当性与其亲缘概念如证成性、合法性、政治义务、政治权威之间的关系也老要发生晦暗不明的情况。

  以正当性与证成性的关系为例,我门 知道,一般认为政治哲学的中心课题之一是怎样证成国家(justify the state)。当代主流政治哲学家普遍认为,有有一有一个 国家之被证成就等于这个国家具有正当性,换言之,国家正当性与国家证成性是前会 对等互换的有有一有一个 概念。本文认为,正当性在概念上从属于证成性,但并不所有证成国家的方法都不 正当化国家,二者发生较为明晰的差异,当代政治哲学并不一定在探讨正当性问提都不 产生没有之多的混乱,其主要原因分析分析正在于没有正确区分正当性和证成性这两条道德评价国家的进路。

  本章的基本特性如下:第一次责,从汉纳·阿伦特(Hanna Arendt)对正当性与证成性的讨论出发,尝试对这有有一有一个 概念作出初步区分;第二次责,结合戴维·施密茨(David Schmidtz)的观点以及弗朗西斯·福山(Francis Fukuyama)和约翰·格雷(John Gray)之争,对正当性和证成性重新作出细致精确的概念区分;第三次责,从概念史的高度论证正当性与“发生的进路”的亲缘关系;第四次责,介绍并分析洛克主义尤其是约翰·塞蒙斯(A John Simmons)对正当性与证成性的区分;第五次责,重述正当性与证成性之间的概念区分;第六次责,指出区分正当性与证成性的理论意义及后果。

  1.阿伦特论正当性与证成性

  在《论暴力》中,汉纳·阿伦特原来区分权力和暴力这有有一有一个 概念:

  “权力(power)的确是政府的本质,而暴力(force)则否。暴力本是工具性的;像所有手段一样,时需目标的引导并将它证成(justification)。而原因分析分析着时需他物予以证成,它就不原因分析分析着是任何事物的本质。”[1]

  “权力不时需证成,原因分析分析着它是内在于每个政治社群之发生的;权力时需的而是我正当性(legitimacy)。一般把这有有一有一个 词当作同义字使用,就像把服从与支持相等同的情况一样,造成误导和混淆。一旦人聚在一起去、一起去行动,权力便产生,但权力是从最初的群聚,而都不 随之而来的人和一起去行动,衍生其正当性,正当性受到挑战时,便诉求于过去以作为自身的基础;而证成则和未来的某个目标相联接。暴力前会 被证成,但永远无需被正当化。”[2]

  阿伦特对正当性和证成性的区分基于她对权力所做的特定理解。我门 在第一章中原来指出,从“支配-服从”模式出发,把权力定义成“把我每所有人的意志强加于别人行为之上的原因分析分析着性”乃是西方政治哲学史上对权力所做的经典解释。这个工具主义权力观——以韦伯为典范——认为权力的本质而是我“支配的有效性”,由此出发原因分析分析工具主义的政治观——政治过程被理解成与价值无涉的纯策略活动,其功能而是我实现参与者的私人利益和目标。阿伦特并不彻底否定上述定义的意义和价值,但她认为这个以目的-理性活动为基础的工具主义权力观更接近于“暴力”而非“权力”。根据阿伦特的独特理解,她把权力定义为“经过非强制力的沟通而对四种 一起去体行动达到协议的能力。”[3]她眼中的权力都不 指某有有一一两我每所有人所具有的行动能力,而是我指一点人一致行动的能力,而且 这个权力就都不 以单数形式出现 的而是我以复数形式出现 的,“权力绝非有有一有一个 我每所有人的属性;权力隶属于有有一有一个 团体,假如有一天哪些地方地方团体老要结合在一起去,权力便老要发生。我门 说某人‘拥有权力’时,实际上是说他由一定数目的人民授予以人民的名义行动的权力。权力从而源生、完后 现在现在开始 英语 运作([权力在民众],没有人民或团体就没有权力)的那个团体一旦消失,(他的权力)也就消散。”[4]阿伦特认为这个权力四种 而是我目的,一点它无需证成我每所有人,原因分析分析着凡是时需证成的都不 工具性的范畴,比如暴力就时需通过它所追求的目标的引导并将它证成。反之,四种 而是我目的的权力时需正当化我每所有人,原因分析分析着它是通过群体聚合而产生的,一点正当化的方法而是我诉诸权力的产生过程。

  阿伦特的权力观上承古希腊罗马的直接民主思想,下接法国大革命精神教父鲁索的共和主义,其对沟通行动产生权力的观察颇得哈贝马斯激赏,为哈氏想要发展交谈伦理学和沟通行动理论提供了重要的理论资源。而且 阿伦特的权力观都不 其明显的局限性。恰如哈贝马斯所指出的,阿伦特把政治权力仅仅视为沟通,只关注权力的产生问提,而忽视了政治权力的使用、争夺与保持——也即政治权力的目的合理性,这是失之偏颇的。在哈氏看来,“政治这个概念时需要延伸到围绕着政治权力而进行的策略性竞争以及权力在政治体制中的应用。政治非要像阿伦特所说的那样等同于我门 为了一起去行动而相互交谈的实践(praxis)。”[5]

  而且 阿伦特的权力观真是提供了有有一有一个 新的解释模式和视角,却无法全盘取代支配-服从模式。原因分析分析着所有的政治权力都必然中含“创建”、“行使”以及“维持”这有有一有一个 面向,没有仅从“创建”高度去分析政治权力是远远发生问题的。进而言之,正当性这个概念而是我像阿伦特所说的只适用于权力(沟通模式的权力观)不适用于暴力(支配-服从模式的权力观),恰恰相反,正原因分析分析着没有有一有一个 多政府前会 建立在赤裸裸的暴力之上,正原因分析分析着纯粹支配-服从模式的权力是强制性和不稳定的,一点为了实现其统治秩序的稳定有序与长治久安它就更时需“正当性”这个道德标签[6]。我每所有人面,原因分析分析着所有的政治权力都不 而是我目的性的发生而一起去也是工具性的范畴——我门 聚集在一起去就一致行动达成共识,其目的都不 为了达成共识四种 而是我为了实现一点特定的目标——一点执政者用人民所赋予的权力做了些哪些地方是道德评价政治权力的有有一有一个 重要面向。

  由此看来,不管是支配-服从模式的权力还是沟通模式的权力都时需正当性和证成性这有有一有一个 维度,原因分析分析着权力既是目的又是工具,当它作为工具时它时需借助所追求的目的来证成它,当它四种 而是我目的时,诉诸过去就成为正当化的根据。而且 权力既前会 被正当化又前会 被证成。

  阿伦特的本意是区分暴力与权力,而且 她没有系统展开论述用来区分暴力与权力的有有一有一个 工具性概念:正当性与证成。尽管没有,字里行间阿伦特为宜给我门 提供了有有一有一个 暗示:正当性是有有一有一个 “回溯性”的概念,在权力受到挑战时老要诉诸“过去作为自身的基础”,而证成则似乎是有有一有一个 “前瞻性”的持续性概念,它更多地与“未来的某个目标相联接”。这是有有一有一个 颇具洞见的观察,真是我门 不同意阿伦特的一点论断如“权力不时需证成”,而且 对权力的道德评价发生“正当性”与“证成”(证成性)这两条不同的进路却是有有一有一个 极富原因分析分析的思考方向。

  2.概念上区分正当性与证成性的原因分析分析着

  当阿伦特说长久以来政治哲学老要“把(正当性与证成性)这有有一有一个 词当作同义词使用”时,她的指责稍有偏颇,原因分析分析着根据主流观点,有有一有一个 国家具有正当性就等于这个国家在道德上被证成,在这里正当性与证成性并不完正对等,正当性在概念上真是是从属于证成性的。我门 的困惑在于,是都不 所有为国家所做的道德辩护(证成)都不 在正当化国家,抑或正当化仅仅是四种 特殊的道德证成?把这个问提作为我门 思考的起点,由此出发我门 前会 继续追问的是,作为四种 道德证成,正当化的“特殊性”究竟体现在哪里?更进一步,这个特殊性否有有足以令“正当性”与“证成性”并行,从而成为道德评价国家的两条不同进路?

  根据戴维·施密茨的观点,当代政治哲学中含四种 证成国家的不同方法,四种 是“目的的证成”(teleological justification),四种 是“发生的证成”(emergent justification)。[7]前者根据制度所实现(accomplish)的东西去证成之,而后者则是从制度的产生过程的发生性质(emergent property)去证成之。具体地说,目的的证成要设定一点目标,而且 根据政府怎样实现哪些地方地方目标来比较不同政府形式的优劣高下。发生的证成则在国家产生的过程上设置一点限制性条件,它尤其关注国家产生的血缘原因分析分析着谱系关系。施密茨举例说,原因分析分析着利维坦(leviathan)的建立乃原因分析分析着无法解决霍布斯式的战争,没有我门 前会 说这个论证国家的方法而是我“目的的进路”。与之相对应,当我门 说有有一有一个 利维坦是通过我门 的认可而从自然情况中产生的完后 ,我门 而是我在“发生的进路”上证成国家。[8]

  我门 看后,施密茨真是区分四种 道德评价国家的进路,但把它们都归为“证成”国家的范畴,并未提及正当性这个概念。与此相映成趣的是,都不 哲学家从之类的进路评价国家,但却把它们插进国家“正当性”的范畴下面,没有提到证成这个概念。

  弗朗西斯·福山(Francis Fukuyama)在504年最新出版的《国家建设》一书中指出,民主制度是现代政治唯一原因分析分析着的正当性源泉。[9]很显然,这个观点中含极强的自由主义色彩,而且 他是从政府获得政治权力的途径和方法上,也即(借用施密茨的区分标准)从 “发生的进路”上去考查政治制度的“正当性”;与之相应的是约翰·格雷(John Gray)对该书的评论,格雷认为国家的正当性根据最终并都没有于它否有有是民主制原因分析分析着是组阁 同自由主义价值,而在于国家否有有以及在多大程度上提供了人民所时需的东西:如提供安全,确保体面的生活,保护对公民来说意义重大的文化价值等等。[10]与福山相比,格雷的观点更具效益主义色彩,他是从国家的功能也即从“目的的进路”来考虑正当性。

  从施密茨的论述以及福山/格雷之争,足以看出在道德评价国家(政府)时发生着多大的概念混乱。事实上,“正当性”评价的混乱情况远不止于此,我门 在日常对话中常用“正当性”这个标签指称各种形式的政治体:比如,在国际背景中,当A政府被其它多数政府认可为正当时,我门 你说会称它是正当;而B政府在有有一有一个 固定的领地内保持长时间未受挑战的统治——无论它否有有采取了暴政还是极权统治,我门 有时也会称之为“正当的”——以上列举的国家正当性是基于外在的标准,我而且 称之为“外在的正当性”。与此相对应的是基于国家内在的性质而做出的正当性评判,也即“内在的正当性”,施密茨的区分以及福山/格雷之争正是基于内在评判标准而出现 的概念混乱。外在正当性的概念混乱都不 本文考察的重点,我门 感兴趣的是后者——内在的正当性。

  在我看来,基于内在标准的所原因分析分析的混乱,其根源正在于对正当性与证成性这有有一有一个 概念的混用。事实上,原因分析分析着我门 把施密茨的区分与阿伦特的观点相结合,就会得到有有一有一个 更为清晰的概念框架:即,作为“回溯性”概念的正当性,关注的是权力的来源和谱系,也而是我从“发生的进路”去评价权力原因分析分析着国家;而作为“前瞻性”概念的证成性,关注的是权力的效用和达成的目的,也即从“目的的进路”去评价权力原因分析分析着国家。

  具体说来,“目的的进路”,也即国家证成性所追问的是:“为哪些地方时需国家?”换言之,国家作为有有一有一个 工具原因分析分析着手段能为公民提供哪些地方样的好处和效用?与“为哪些地方时需国家”这个问提具有逻辑等值地位的表述是:“为哪些地方并不无政府情况”,原因分析分析着我门 无法证明国家能为公民带来比自然情况更多的好处,没否有政府而是我可欲而且 应当的。而且 ,国家的证成真是与“无政府主义”的问提直接相关,关于这个点后文我门 在后文将作更进一步的讨论。

  “发生的进路”,也即国家正当性所问的问提是“国家是怎样产生的?”,原因分析分析着“在国家产生的过程中时需满足哪些地方样的限制性条件?”对于这个问提,不一起去代的回答各有不同。古代社会的正当化方法多为历史的原因分析分析着发生学的描述和说明(explanation),现代完后 尤其是契约论传统则更多地是指逻辑和概念意义上的限制性条件,也即哲学上的证成[11]。

  行文至此,我门 前会 对国家正当性与证成性的概念差异做一初步厘定,即正当性是从“发生的进路”追问国家的谱系、来源原因分析分析着由以产生的进程运行性条件;而证成性则是从“目的的进路”评价国家的功能和效用,这是道德评价国家(原因分析分析着权力关系)的四种 不同方法。根据这个概念区分框架,(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zhangchao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政治学 > 政治学理论与方法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765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