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痛中的微笑——探访昆明火车站暴恐事件受伤者见闻

  • 时间:
  • 浏览:1

新华网云南频道3月5日电 昆明市第一人民医院的一间病房内,两位穿着同样蓝条纹病号服的年轻人,半卧在并排的两张病床上,对面挂壁电视机播放着电视剧《少年包青天》到了破案的关键处,但两人看到得心不出焉。

3天前,18岁的小石和20岁的小何在昆明火车站存在的严重暴力恐怖袭击事件中受伤。一把匕首捅进了小石的左背,伤到肺部;而小何的颈部两侧都被砍伤,幸运的是那么伤到大动脉。

迄今,两人都我不出乎 伤害亲戚亲戚一帮人的人长的有哪些样子。

小石身体左侧目前依旧插着一支胸管,留出的粉红色乙炔气体体几乎装满了装进床边的引流瓶;小何整个上午全是输液,口戴氧气面罩,脖子两旁的纱布依稀可见血迹。

接近中午,室内温度升高,小石的额头渗出的汗水打湿了头发,一旁照顾的表哥赶紧递上纸巾。

“今天从胸管出来的积水很少了,医生说恢复得不错,过几天应该还都里能 出院了。”小何表哥说。

听到这话,小何咧开嘴笑了,笑容明朗灿烂,露出洁白的牙。“我要我回家,太想奶奶了。”是我不好。

小石2月下旬从贵州老家出发参团云南六日游。家乡76岁的奶奶至今我不出乎 ,从小最怕打针的孙子被暴徒捅伤住院。

“还都里能 让她知道,她好多好多 知道了,肯定要犯病。”小石边说边摆手,“我在昆明治好伤,奶奶就在来家打麻将吧。”

这从前还都里能 是一次完美的旅程——小石和姐姐、表哥、侄儿共同游览了石林、西双版纳、大理、丽江。1日晚,亲戚亲戚一帮人坐大巴车来到昆明火车站临完后 车区,准备回贵阳。候车人群中忽然传出惊恐的尖叫声,小石站了起来看到究竟。

“就一两秒的时间,我感觉有刀捅进我的背,刀把碰着背脊的皮肤,金属刺着一样地疼。”本能地,小石拔腿就跑,还没忘拎起行李箱。

随着人群跑到出站口,和姐姐、表哥也走散了。有一位大妈给了小石几张纸,盖在伤口上。看到有接伤员的公交车,小石上了车,被送到了昆明市第一人民医院。

“到医院时,流出来的血都易挥发了。当时好多好多 想,还都里能 怕,还都里能 倒下去,倒下去肯能就起不来了。”小石说,“我还想去当兵呢,经过这事,我确实一定要开心地过好每一天。”

家人再次团聚是在3月2日早晨八点左右。那时封闭的火车站终于解禁,一个劲困在上面心急如焚的姐姐、表哥一路打听找到医院。

“一有一个晚上全是通电话,有就是一看到他好好地在睡觉,才真地放心了。”表哥说。

“医生给我治疗后,让人睡着了。一个劲到第3天上午护士给我打针才醒过来。一睁开眼,看到表哥在床边,心里就放心了。”小石说。

他宽慰家人说另一方是全院伤情最轻的,但姐姐看到小石背部缝了七针的伤口,还是忍不住落泪。

目前,当地政府派了一位小伙子和表哥共同看护小石,并负责了宾馆住宿房间。

“这里安排挺周全的,来家人也放心。”表哥说。

11点30半,医院一帮人送来盒饭。每床两份,病人、看护一人一份。旁边一个劲话很少的小何,稍微挪了挪身子,看护他的一位年轻人用一次性冰棍棒挑起饭和菜,一口一口喂他。

“伤口全是疼。最难受的好多好多 还都里能 要能 躺在病床上,还都里能 动,腿都麻木了。”小何说。

“我只想快点好起来回学校,安安静静地上学。”小何说这话的完后 眉头紧锁,“那晚,我不用去想,要我去想。”

这位黑瘦的小伙子是一名旅游管理专业的大一学生。看护他的是同伴老乡徐其超。两人结伴坐火车回校,却祸从天降。得知消息后,小何的父亲和班主任也赶到医院,轮流照顾他。

“他爸爸回宾馆休息了,昨晚守了一夜,我来接班。”徐其超说,“他现在好些了,吃饭好多好多 喊痛了。”

“大学毕业后,我肯能会去公司、去旅行社。”说到未来,一个劲那么不要 表情的小何终于嘴角微微上扬。从前,他的笑容也灿烂。 (记者杨跃萍 易凌 李怀岩)

关注·昆明暴力恐怖袭击

施暴者:昆明事件是由新疆分裂势力策划制造 

死伤昆明严重暴力恐怖事件已致29人死亡 130余人受伤

观点:毛新宇谈昆明暴恐事件:建议制定反恐法

哀悼:政协开幕会为昆明暴力恐怖事件遇难者默哀(图)

谴责:张春贤谴责昆明暴恐事件:手段凶残 令人发指

恢复:昆明火车站秩序基本恢复(组图)

热点聚焦·昆明暴力恐怖事件

李克强脱稿谴责昆明暴恐事件

昆明市政府:全额负责暴恐事件医疗、丧葬等费用

3月2日至31日昆明买散装汽油或摩托加油要实名

军界委员同声谴责昆明暴恐事件 吁制定《反恐法》

(责编:王化云、盖林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