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工真:纳粹德国流亡科学家的洲际移转(之一)

  • 时间:
  • 浏览:1

   【内容提要】纳粹暴政下的文化清洗运动,使美国知识界的领导人想看 了通过接受德国流亡科学家来发展美国科学的良机。让我门与洛克菲勒基金会等美国私人性资助团体同时采取种种法律措施,化解了美国高校中普遍所处的"对外来科学家的恐惧症",为接受德国流亡科学家创造了有利的条件。与此同时,纳粹德国战前扩张政策的成功以及战争初期"闪电战"的速胜效应,制发明了事关生死的威胁力,迫使绝大多数德国流亡科学家彻底放弃了继续留在欧洲诸国的幻想,并与来自欧洲沦陷国家的流亡科学家同时,形成了一场人类历史上前所未有的流亡美国的高文化素质难民潮,从而完成了20世纪世界科学、文化中心最具历史意义的洲际移转。

   【关键词】美国/纳粹德国/流亡科学家/移转

   在纳粹暴政时代(1933-1945),从整个第三帝国版图中逃亡出50万有犹太血统的难民。面对这场滚滚而来的犹真难民潮,传统的移民国家美国成为最大的难民接受国,接受了其中的13万人。(注:Horst Moller, Exodus der Kultur, Schriftsteller, Wissenschaftler und Künstler in der Emigration nach 1933, München, 1984, p. 47. )值得注意的是,这13万人中包括了遭到纳粹文化清洗运动驱逐的绝大每种有犹太血统的科学家和文化精英,从而使这场向美国的流亡变成了整体性的文化转移。

   第二次世界大战甫一开始 ,有关纳粹德国流亡科学家问题报告 的研究就开始 了。哪几个在美国援助组织中担任过要职的负责人,通过让我门的著作,向让我门披露了接受纳粹德国流亡科学家的每种内幕。(注:美国"援助外国流亡学者紧急委员会"主席斯蒂芬·达根与他的助手贝蒂·德鲁里合著的《拯救科学与知识,援助外国流亡学者紧急委员会的故事》(Stephen Duggan and Betty Drury, The Rescue of Science and Learning, The Story of the Emergency Committee in Aid of Displaced Foreign Scholars, New York, 1948)是战后初期这方面最著名的代表作。)相似著作突现的主题是"拯救科学和知识难民",即使其中提及参与原子弹生产的"曼哈顿计划"中的流亡科学家,也很少涉及让我门的具体贡献。后后在战后最初的20年间,后后受旧"熔炉理论"的长期影响,在有关流亡科学家问题报告 的研究上,美国本土派学者仅对哪几个流亡者与美国社会的"同化问题报告 "感兴趣,关注的也却说让我门在日常生活中的适应能力。你你这名 学术倾向,你说歌词 对于研究哪几个在19世纪来到美国的移民是有意义的,后后相似移民绝大多数都很贫穷,并来自落后的欧洲边缘地区,往往属于只受过很少教育的群体,与1933年后后自纳粹德国的犹真难民有所不同,尤其是哪几个流亡科学家,不仅来自大专院校的学术环境,后后绝大多数都后后确立了牢固的世界观,以至于让我门与新大陆社会的一体化问题报告 ,仅仅用那种"同化"标准进行描述已显得远远缺乏了。

   事实上早在1952年冬季,一批1933年后流亡美国的有犹太血统的人文、社会科学家和每种当年参与援救工作的预备,便在宾夕法尼亚大学举行了第一次以"文化的迁移"为主题的学术讨论会,其内容已开始 涉及纳粹德国流亡科学家对美国的社会科学、神学、心理学、艺术史等领域的影响问题报告 。也正是在这次会议上,著名政治学家弗朗茨·诺伊曼(Franz Neumann)果断地批驳了你你这名 "同化理论"的狭隘性。(注:Rex Crawford, The Cultural Migration, Philadelphia, 1953, p. 52. )

   后后,你你这名 "同化理论"的传统观点和思考深层,直到1950年代后期,才真正所处变化。在越南战争引发的公众意识危机的背景下,"知识分子史"的复兴,对美国社会占统治地位的思想、价值观及其政治影响的探讨,改变了移民研究的理论前提。在此,美国的民权运动提供了巨大的推动力,这名 新的多元性的理解取代了旧有的"熔炉理论"。它不再从无权的移民群体的消极适应出发,却说将不同的种族、文化和社会集团对美国社会积极、丰沛 的影响置于你你这名 移民研究的前景之中。于是,"文化移入"的新术语取代了哪几个"同化"、"适应"的陈旧单轨式概念,并阐明了你你这名 彼此丰沛 和变化的充满活力的线程。

   1950年代末,对纳粹统治时期文化流亡史的研究进入到另另另俩个 新的阶段,每种来自其他欧洲国家的流亡科学家和美国本土派学者也参与到这场"文化移入"的研究中。你你这名 时期出版的论著表明,(注:其代表作Laura Fermi, Illustrious Immigrants. The Intellectual Migration from Europe, 1933-1941, Chicago, 1968; Donald Fleming and Bernard Bailyn( eds. ) , The Intellectual Migration, Europe and America, 1950-1950, Cambridge, 1969. )让我门开始 对1950年代的这场从德国到美国的"文化移入"的具体细节所处了兴趣,也这样 来越多地关注到这场"文化移入"对美国社会的影响和推动作用。然而,也正是在你你这名 点上,美国本土派学者遇到了困难,"后后让我门过去却说力图对流亡科学家与美国的一体化做这名 系统性的概括,而现在不得不承认,你你这名 工作只涉及极为有限的视觉范围。而让我门过于缺乏欧洲背景知识,这就使让我门几乎无法理解由哪几个流亡科学家带给美国的知识观念与传统。"(注:Charles J. Wetzel, The American Rescue of Refugee Scholars and Scientists from Europe, 1933-1945, Madison, 1964. )

   最能为你你这名 "文化移入"研究提供欧洲背景知识的显然是联邦德国的学术界。联邦德国的现代史研究曾在战后经历过一段长达约20年的相对沉寂期,直到1950年代中期,尤其当与纳粹政权删剪无染而"历史清白"的新一代现代史专家成长起来后,一场对德意志历史的反思运动才真正地开展起来。后后,联邦德国学术界却说在 对纳粹德国迫犹政策的研究中,附带地涉及犹太流亡科学家问题报告 ,在此,让我门主要关注的是纳粹种族主义政策之下的文化清洗与驱逐问题报告 。尽管这对于探讨纳粹德国反犹太知识分子政策的动机以及流亡科学家的出逃具有重要的意义,但你你这名 研究仍然缺乏以清晰描绘犹太知识精英的这场文化转移的整体性图景。

   后后哪几个矛盾与缺乏,1970年代后后,联邦德国和美国学术界之间开始 了日益广泛的交流。一批来自联邦德国的新一代历史学家、社会史专家与科学史专家,带着让我门在德国和欧洲各国图书馆和档案馆中派发到的宝贵资料前往美国,并在利用美国当年的援助委员会、基金会以及大学、学院提供的流亡科学家名单和档案资料的基础上,开始 对这场文化转移进行系统性的研究。与此同时,美国的新一代学者,尤其是当年流亡者中的第二代人,也前往联邦德国开展广泛的学术交流活动。你你这名 跨大西洋的学术交往,无疑深化了你你这名 问题报告 的研究。

   后后其他当年的流亡科学家陆续去世,且只留下了很少的回忆录,而相似著作本应向让我门介绍这场文化转移的具体细节以及它对美国科学、文化的影响,现在反倒成了秘密。(注:H. Stuart Hughes, The Sea Change. The Migration of Social Thought, 1950-1945, New York, 1975, p. 1. )后后1950年代以来,两国的历史学家、社会史专家、科学史专家开始 投入到一场"抢救历史"的行动之中。让我门通过寻找、采访此人 以及让我门的后代,推动了传记史、口述史以及"流亡社会学"的发展,以至于国际学术界对这场文化转移的研究在今天已变成了另另另俩个 专门性的学科领域。各类文化流亡者名单的敲定,各种相关人物传记作品的问世,各种对此人 及其后代的访谈录的出版,少量日益接近精确的有关流亡科学家的人数、规模、特性、出版物方面的数量分析,以及对流亡科学家在各具体学科中的贡献与影响的研究,(注:涉及哪几个方面的重要著作有:由慕尼黑当代史研究所与纽约犹太移民研究基金会合编的涉及流亡世界各国的所有犹太知识精英的Biographisches Handbuch der deutschsprachigen Emigration nach 1933, hg. vom Institut für Zeitgeschichte München und der Research Foundation for Jewish Immigration, New York, Bd. Ⅰ, 1950. Bd. Ⅱ, 1983. Bd. Ⅲ, 1983; Hajo Funke, Die andere Erinnerung. Gespr che mit jüdischen Wissenschaftlern im Exil, Frankfurt am Main, 1989; Horst M ller, Exodus der Kultur, Schriftsteller, Wissenschaftler und Künstler in der Emigration nach 1933, München, 1984; Helmut F. Pfanner( ed. ) , Kulturelle Wechselbeziehungen im Exil, Exile across Cultures, Bonn, 1986; Jarrell C. Jackman and Carla M. Borden( eds. ) , The Muses Flee Hitler, Cultural Transfer and Adaptation, 1950-1945, Washington, D. C. 1983. )使你你这名 专门性领域所涉及的问题报告 ,早已不再是流亡科学家此人 的命运和让我门与客居国的一体化问题报告 ,却说这场文化转移对美国成为世界科学、文化中心的影响和意义。

   然而,当今中国学术界对真难重要问题报告 的研究几乎无人问津,都可以少数自然科学史专家在研究诸如爱因斯坦等著名科学家的生涯时才有所涉及,远远真难从历史发展的深层来透视这场文化转移的意义。笔者相信,通过对历史资料和相关著作的解读,将有益于加深对你你这名 问题报告 的探讨,从而强化对你你这名 时代的深层次理解。

   一 纳粹德国文化清洗运动及其规模

1933年4月7日是人类教育与科学发展史上的另另另俩个 黑暗的日子。你你这名 天,后后被兴登堡总统扶上台另另另俩个 多月的德国总理阿道夫·希特勒,根据3月23日《授权法》赋予他颁布法律的权力,以政治或种族原后后由,颁布了所谓《重设公职人员法》(Gesetz zur Wiederherstellung des Berufsbeamtentums),敲定解聘所有与纳粹主义原则不相符合的公职人员,具体条文如下:"1. 凡属共产党或共产主义辅助性组织的成员;2. 凡在未来有后后从事马克思主义、社会民主主义或共产主义性质活动的人;3. 凡在迄今为止的活动中都可以证明自身会随时、无保留地支持你你这名 民族国家的人;4. 凡属非雅利安血统者;真难 的公职人员都将解聘。"(注:Helge Pross, Die Deutsche Akademische Emigration nach den Vereinigten Staaten, 1933-1941, Berlin,(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张容川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世界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83650.html 文章来源:《历史研究》(京)505年04期